宁浩来了,最懂年轻人的宁浩来了

2019-12-10


中国电影讲究“传承”,后辈免不了前辈的提携。青葱计划一直秉承着“承上启下”的宗旨,在冯小刚、贾樟柯、张艺谋、谢飞前四届主席的带领下,它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好的扶持平台之一。

 

现在,这个负责传承的接力棒就交到了青葱计划第五位主席宁浩的手里。

 

虽然相比于前四位主席,42岁的宁浩年纪尚轻,但“宁浩出品,观众爱看”,年轻观众对于他的喜爱、年轻导演对于他的认可,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641.jpg


宁浩懂观众,如果把《疯狂的石头》做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的话,通过13年的努力他已奠定了自己坚实的行业地位。

 

他提携年轻导演,路阳、文牧野和申奥的作品都已在“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的支持下先后于院线公映。如果不是当年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发掘了他,后面的故事可能就会是另外一个模样。


宁浩的“青葱岁月”


宁浩的“青葱岁月”,既冥冥之中,又意料之外。原想当画家的他,反而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的导演之一。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649_meitu_1.jpg


谈起他的逐梦故事,令人啧啧称奇。24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在上学期间,他写出了《香火》的剧本。

 

然而《香火》的拍摄并不顺利,在筹备阶段,资方撤资了。宁浩不得不自己垫钱,在中关村买了一台DV,回到大同找自己的同学组建一个临时剧组,宁浩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迈出了第一步。

 

虽然《香火》去了国内外很多电影节,但宁浩并没有引起业界的关注。他依然一边拍MV,一边写剧本,这种状态到第二部作品《绿草地》,也没有实质改变。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654.jpg


拍《绿草地》,宁浩再一次遇到资金问题,谈好的资方又撤资了,宁浩自己垫了10万,又找朋友凑了30万,电影才照常开机。

 

拍摄现场同样不顺利,能遇到的倒霉事都遇到了。拍摄地偏远,剧组不得不租卫星电话;演员在去现场的路上出车祸,很多人受伤。宁浩曾经遇过的问题,是大部分年轻导演都必须要迈的坎儿。

 

在他那个时代,一个行业的新人和一部新作品之间的距离意味着巨大的损耗和风险。宁浩希望帮他的“坏猴子们”尽可能多地跨越这些障碍,让年轻导演们可以专心于创作。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658.jpg



宁浩的“青葱计划”


《疯狂的石头》是电影圈里的一段励志故事。宁浩带着《绿草地》参加香港国际电影节。当时刘德华发起了“亚洲新星导”计划,在亚洲挑选6位年轻导演,余伟国就找到了宁浩。


余国伟问宁浩愿不愿意拍一部喜剧,投资5百万,拍什么故事宁浩自己说了算。当时除了“亚洲新星导”计划,当时还有两个项目找他,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宁浩选了“亚洲新星导”计划,因为它的自由度最大。

 

宁浩原打算拍《红色赛车》,因为预算的问题,最后换成了另一个剧本《大钻石》,也就是《疯狂的石头》。为了不超支,宁浩只能每天赶进度,原计划拍60天,最后46天就杀青了。

 

这一次,《疯狂的石头》成功了,3千万票房现在看着很少,但在2006年,这是很不错的票房成绩。宁浩凭借 《疯狂的石头》打出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701.jpg


回首这段往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宁浩发掘了文牧野、路阳、申奥等一批年轻导演。从2006年的《疯狂的石头》到如今,宁浩已是中国最成功的导演之一,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也曾经是 “受益人”的身份。

 

他从不替新导演做决定,创作过程中的他更像是一面镜子帮助新导演反观自己。他说这样挺好,导演必须有能够自己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导演之间的合作,多数情况下不是在现场执行,而是其他层面上的判断。


他给新导演们充分的自由,用文牧野的话讲,宁浩不会用他的体系干扰导演的体系。宁浩在多个场合说过,他认为一个导演的头三部作品,要尽可能地去尝试自己的可能性,要“撒开欢儿地试”。不要以产品化的角度去衡量它的价值,宁浩尊重他旗下导演的独特性,并且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去尝试。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705.jpg


这就与青葱计划一直以来秉承的路线相吻合,既承上又启下,既近距离提供帮助又不强制干涉。宁浩在导演生涯早期焦虑过,也迷茫过,年轻导演遇到过的挫折,他都遇到过。 “亚洲新星导”之于他,就好比青葱计划之于现在的年轻导演一样。

 

宁浩+青葱计划=神仙组合


宁浩拍《疯狂的石头》的时期,中国电影刚刚进行市场改革没多久,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年轻导演很难出头,宁浩曾经说过,当时导演必须具备的能力是能找到钱。

 

虽然现在市场变得更繁荣、更具有包容性,观众也开始关注电影的内容,而不单单是卡司,但他们要面对着激烈的市场竞争,有些导演可能拍完处女作后,就再没有机会拍下部电影。

 

现在不仅考验导演的综合能力,也考验整个制作团队的能力。从选材立意、构思剧本、筹措资金,到选择演员、现场执行,再到后期制作、宣发支持,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好战略部署,这样才有机会从激烈的市场竞争里杀出重围。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709.jpg


宁浩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全方位扶持年轻导演,从《绣春刀II:修罗战场》到《我不是药神》再到《受益人》,宁浩一步一步稳扎稳打,他说没有想太多,只想把眼前的事情一件件做好。

 

相比于票房,宁浩更看重作品。对他而言,一个好的作品要从长期来观察,口碑需要一段时间的市场反馈,他最关注电影本身。


在拍《我不是药神》,宁浩和文牧野全心投入,对于电影会不会成功,他们把这个问题交给观众来检验。对于《我不是药神》的成功,宁浩归结为运气好,碰到了这个项目,没遇到的话,他也会继续做下去。

 

他扶持年轻导演的理念,与青葱计划无限契合,最终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帮助年轻导演拍电影,并且让其与观众见面。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713.jpg


宁浩曾经做过一个比喻,导演就是一棵棵的果树,监制就是要种一片果林。那么不论是宁浩,还是青葱计划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名护林员,呵护着幼苗在严苛的生存环境中生根发芽。

 

如何让年轻导演在创作过程中少走弯路,帮助他们完成更好的电影作品,是宁浩与青葱计划一直秉持的初心,就像宁浩在第五届青葱计划启动仪式里说的那样。

 

年轻导演要专注于创作、保持作品的独特性,并保有自信,一定要有表达的冲动,做最独特的创作者。

 

微信图片_20191216095717.jpg


12月11日,第五届青葱计划征片就将截止。

 

有着宁浩的加盟,青葱计划势必可以更好地发挥优势,在国内电影人的共同努力下,会有更多导演加入青葱计划,只有这样才能持续为中国电影输送新鲜力量,为中国电影未来的繁荣做准备。

 

中国电影需要宁浩这样的慧眼伯乐,更需要青葱计划这样的优质平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