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新生,香港电影的进取与求变 | 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

2022-07-01


2022年7月1日,香港迎来了回归祖国的第25个年头。在这个风雨兼程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诉说着香江故事的香港电影写下了非凡篇章。


香港电影之所以区别于任何其他地区的电影,是因其具有某种特质,这种特质常被称为“香港精神”或者是“狮子山精神”。“狮子山精神”出自于1972年香港电台电视部筹拍的系列电视剧《狮子山下》,该剧的同名主题曲有这样一段歌词:“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无畏更无惧。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这段歌词唱出了相遇于狮子山下的市民们一起建造属于自己的家园时的那份和谐乐观、团结和无畏无惧,以及在逆境中团结奋斗、同舟共济、守望相助与包容,引发了全体香港人的共鸣,故而火遍香江。


1.png


从1997年回归之后,香港电影人在继承过往行之有效的港产商业片套路的基础之上,不断锐意进取、求新求变。他们不仅开启了“北上”合拍片之路,缔造了一系列口碑票房双丰收的陆港合拍杰作,而且还在发扬本土意识的同时推出了很多极具现实主义关怀的文艺佳作。


细数25年的风风雨雨,香港电影人不断拼搏进取,不断发扬“狮子山精神”,让香港电影迈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今日,恰逢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本文将以此契机浅析香港电影自回归以来的变化与进步,并展望香港电影的美好明天。


导演北上:从合拍片到新主流电影


2003年,内地与香港签署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协议之后,大量香港电影人“北上”内地,寻找新的发展机遇,合拍片的风潮由此拉开大幕,香港电影也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为了争取更广阔的市场和潜在的发展机遇,香港电影逐渐呈现出一种与内地影视文化相融合的趋势。


从 2004 年 CEPA正式实施,内地与香港的合拍片数量逐年升高,但仍有水土不服的状况发生。但是到了2021年,虽然受到疫情冲击,合拍片数量有所减少,但是品质与票房数字都有着质的飞跃。


据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获准立项的合拍故事片共有17部,其中,内地与香港的合拍电影就有14部,占比超82%。《拆弹专家2》《怒火·重案》等片在一年之内反复打破香港电影在内地的票房纪录,内地与香港电影人的合作也在近年来默契升温,“水土不服”的状态已经不再,香港电影人参与的合拍片在质量和票房上都在重构内地电影市场。


2.jpg


自八九十年代开始,内地与香港为了组合双方的优势,如利用内地的资金与场景进行更大规模的制作,而内地电影人则学习香港成熟的电影工业,达成更高的拍摄效率。这种“取长补短”的做法也是国际电影界的通行惯例。


香港电影市场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洗礼,拥有相对成熟完备的电影工业,在武侠片、喜剧片、警匪片等娱乐性较强的类型片领域都十分擅长,对于当时刚刚起步的内地电影市场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而内地电影市场虽然暂时落后,但是发展潜力巨大,有着十多亿人的广阔市场,这对香港电影来说无疑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合拍可以让双方各求其所,取得双赢。


与坚持香港本土创作的电影不同,合拍片通常还是以香港电影人最擅长的强类型片为主要载体,即影片节奏明快,充满视觉刺激,让观众能够痛快地宣泄自己的情绪。整体而言,合拍片的叙事方式与影像风格都遵循了香港类型片(警匪、喜剧、武侠等)的既有类型模式,也保持了导演们自己的艺术风格,并且还与内地电影市场需求完美融合在一起。近几年,香港导演用类型片的手法在内地对包括战争片、灾难片等不同类型在内的新主流电影进行了改良,让主流电影重新焕发生机。


综观近几年的合拍片市场,内地与香港合拍仍是绝对的市场主流。这些影片中,除了像《怒火·重案》这种港味浓厚的类型片,还有很多香港导演更进一步,选择执导更加纯粹的内地新主流电影。其中有徐克导演参与执导的《智取威虎山》《长津湖》,陈可辛导演执导的《夺冠》,林超贤导演执导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刘伟强导演执导的《建军大业》《中国机长》《中国医生》等等。


3.jpg


不难发现,现在内地许多新主流电影中都会有香港导演的影子,他们用简洁高效的类型片视听语言,不断拓展着新主流电影的表达边界,让它们呈现出新的可能。


综上,这些合拍片类型多元,故事发生的语境完全在内地,对香港导演来说较为陌生,纵然刚开始或许有“水土不服”的状况发生,但是他们凭借高超的电影技术和超强的适应力,将这些100%的内地故事用超高的完成度完美地呈现在大银幕上。


新香港电影:从“疯癫过火”到现实主义关怀


影迷们曾在《重庆森林》中饱览霓虹闪烁的繁华都市,在《警察故事》中被玩命的动作戏所震撼,在《大话西游》中体味无厘头喜剧背后的悲凉。美国知名电影学者大卫·波德维尔曾经评价香港电影“尽皆过火,尽是癫狂”,在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绝大多数作品的表现力都非常浮夸。快速剪辑、饱和度极高的浓艳影像中,折射出了香港的城市活力。


香港电影能够让你笑得大声、哭得痛快,除了两岸三地的影迷被其深深打动、难以忘怀,整个东南亚地区以及海外华人群体,甚至日本、韩国等亚洲近邻,都曾为香港电影而疯狂。


4.jpg


虽然早期的香港电影因为拍摄成本的限制,在情节建构和美术布景上稍显粗制滥造,又在必要的剧情转折处和塑造角色形象方面漏洞百出,无甚所谓。在电影的形式上则体现为类型杂糅、天马行空、戏仿颠覆,将“无厘头”这条路走到极致。但即便如此,香港电影的创造力与活力在全世界依然是首屈一指。正是早期有这种极其紧张、条件苛刻的拍摄环境下的训练经验,才能让如今的香港电影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着极强的专业度,值得所有电影业同行学习。


近年来,很多关注香港本土的现实主义佳作频繁问世,在这些影片中,似乎已经看不到以前“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景象,转而直面香港社会现实、关注小人物、描摹他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在导演、资金大多“北上”主推合拍片后,这种成本较低,且充满人文关怀的改变似乎是香港电影未来的新方向。


这些关怀现实的电影大多出自香港新一代年轻导演之手,比如黄进导演的《一念无明》,黄庆勋导演的《麦路人》,尹志文导演的《妈妈的神奇小子》,陈志发导演的《点五步》,罗耀辉导演的《幸运是我》等等。它们全都拒绝采用炫技式的拍摄技巧、过度煽情的剪辑手段,只是把香港社会问题的肌理,用近乎于白描的手法,冷静克制地进行呈现。


《一念无明》关注了躁郁症群体回归家庭的艰难历程;《麦路人》则把视角放在了那些无家可归的、睡在麦当劳的底层人群;《幸运是我》聚焦孤单老年人的“夕阳之恋”,在老龄化日渐严重的今天,有着非常现实的意义。这些电影或改编自真实新闻事件,或来自于导演身边的真人真事,他们关怀着每一个具体的香港问题,在保持忠实记录的同时,还尝试寻求某些解决之道,体现出了独属于香港本土的人文关怀气息。


5.jpg


此外,以上的这些电影虽然成本较低,但是每部都有至少一位大牌演员助阵,就像余文乐、曾志伟之于《一念无明》、郭富城、杨千嬅之于《麦路人》、吴君如之于《妈妈的神奇小子》、廖启智之于《点五步》、惠英红之于《幸运是我》。这些明星的助阵,也彰显了香港影坛互帮互助的优良传统,在青年电影人遇到资金与找演员的困难时,他们可以义不容辞地帮忙。这股香港电影由来已久的“江湖气”从未断绝,依旧存在于绵延在如今的香港电影中。


粤港澳电影:前路宽阔的文化与人才大融合


2022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为香港接下来的发展行稳致远奠定基础。


自2017年以来,“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开始被提出。粤港澳大湾区既是一个经济共同体,也是一个文化共同体,电影在这个文化共同体中,势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6.png


近年来,中国已经从发展经济、满足物质生活需求为主导的新时期进入了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全面需求为特征的“新时代”,在这个新点征程下,粤港澳地区也面临着从经济发达区域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五位一体全面发展的转型挑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将内地与香港的文化产业、影视产业高度融合,发挥好大湾区文化多元、历史资源丰富、市场化机制完善的地域优势,就是势在必行的大方向。


具体在政策执行方面,英皇(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自2011年4月落户广州,成立大湾区总部之后,广州市相关部门也给予了英皇相应的政策支持,如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和英皇娱乐大湾区总部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广东珠影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广州市电影家协会等也分别和英皇娱乐大湾区总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7.png


人才交流方面,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发展也为两地的人才提供了更多交流的机会。去年,粤港合拍片《拆弹专家2》在第34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剪辑奖,这部电影由内地公司参与制作,借助香港本地电影工作者的经验与技术,共同完成了一部优秀电影作品,本片也被视为粤港文化融合发展的典型案例。


除此之外,大湾区在地理位置上也享有独特的优越性,背靠内陆,对外辐射范围广,海陆空已形成便捷的交通网。粤港澳大湾区所处的区位优势赋予影视产业丰富的题材资源,华侨、农村、改革等题材方面都有可以深挖的故事和人物,还可以依赖以腾讯、华为为代表的一批高科技公司的崛起,这些都是属于粤港澳大湾区的独特优势。


作为新时代发展的前沿阵地,利用好粤港澳大湾区自身的资源优势,深化交流协同,构建以中华文化、多元文化共存的粤港澳影视共同体,更新影视产业的现代版图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电影发展的一大课题。


结语


在香港“北上”内地发展合拍片之后的十几年,香港导演明显地提升了内地类型电影的娱乐品质和商业变现能力,并且为我国的新主流电影提供了更新鲜的创作视角与拍摄思维。


而暂时“留守”在香港成长的年轻一代导演,则更加关怀社会现实,去除掉“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刻板印象,用敏锐的眼光捕捉香港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平心静气地拍摄出一幅幅真实生动的“生活画卷”,为全世界带来烟火气十足的“新香港电影”。


而在2019年之后,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粤港澳影视的国家推动战略自此进入落地和践行阶段。香港电影人将借助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发展的机遇,充分发挥市场在电影工业中的重要作用,利用好政策红利予以的扶持,推动影视产业的转型升级,勇于创新,敢为人先。


回归祖国25年后,香港电影一方面依托着内地广阔的电影市场,另一方面自觉紧扣本土市场的脉络,且以粤港澳大湾区共同体为新契机,从而呈现出可贵的新探索、新格局,这种不断进取与求变的发展路径足以证明香港电影的未来依然可期。



返回